蔡博恩博士透过访谈,带给我们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真理。
蔡博士也会概述福音的主要信息,并分享有关神恩典的个人故事。

 

透过嘉宾讲员葛琳卡博士及节目主持周素琴师母的分享,让众学员认识自己和至亲的情绪,
盼能帮助夫妇以基督的爱,建立适切的夫妻和亲子关系。

 

马丁路德说过:“罗马书是新约里最重要的书信,也是最完美无暇的福音。它不但配得给每一个基督徒逐字阅读,也是适合他们日日默想的灵粮。人花越多的时间研读这本书,它就越显得珍贵。”这卷书曾被加尔文称为“一支开启整本圣经的钥匙”。

罗马书是圣经中对“因信称义”的道理解说得最透彻,又有系统的一卷。全书极力指出因信称义的福音是为普天下的人预备的──“先是犹太人,后是希利尼人”,以色列人当下虽在真理上绊倒,将来必要因信得救。

与书信较不同的是,此书读起来更像神学论述,因书中论到许多重要的教义,如:罪、救恩、恩典、信心、义、称义、成圣、救赎、死亡和复活。

罗马书另一特色是常常引用旧约圣经,尤以9-11章为甚。

使徒行传记述了耶稣的门徒(特别是彼得和保罗)怎样建立教会,广传耶稣,也记述了早期教会的情况(约公元30-70年)。

有些人将这卷书称为“圣经心中之心”,如果说福音书是“圣经之心”的话,约翰福音就是“福音之心”,详细说明基督如何道成肉身,显明神的心。这卷书被称为“属灵(或灵意)的福音”,因为常常指出事情的属灵意义。

约翰在这卷书中清楚表明他要使人信耶稣是基督,是神的儿子,并从他得生命。此书跟马太、马可、路加福音不同的是,在耶稣生平方面,本卷书略去不少事迹,如耶稣的出生、他受试探、登山变像等,却在记载所行的神迹上,强调七个显明他神性的表记:水变酒(约2:1-11)、医好大臣之子(约4:46-54)、医治瘫子(约5:1-18)、喂饱五千人(约6:5-14)、履海(约6:16-21)、医治瞎子(约9:1-7)、叫拉撒路复活(约11:1-45)。

约翰福音提到三次逾越节,可知耶稣公开工作至少三年。他在施洗约翰被捕之前,就在犹太开始,工作遍布犹太和加利利。这和马太、马可、路加福音只记述耶稣在施洗约翰入狱后工作,并偏重加利利事工,和只提到一次逾越节不同。

约翰福音较特出的一点是这里记述了主耶稣七个关于“我是”的宣称,包括:我是──“生命的粮”(约6:35)、“世界的光”(约8:12;9:15)、“羊的门”(约10:7)、“好牧人”(10:11-14)、“复活、生命”(约11:25)、“道路、真理、生命”(约14:6)、“真萄葡树”(约15:1)。

约翰福音也会用到一些独特的字眼,如:“光”、“生命”、“真理”、“爱”、“见证”、“父”、“子”等。其他重要的主题包括:“保惠师”(约14-16章)、“撒但”和“世界”(约8:44;12:31;17:15)、“道”(约1:1-14)、 “重生”(约3:1-12)等。

约翰福音也强调耶稣与个人的会晤,共有27次。也看重耶稣的人性,例如指出他的困乏口渴(约4:6-7)、悲叹(约11:33)、忧愁(约12:27)等。

路加福音曾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书,因为在这卷福音书里,作者以优美无比、生动活泼的文笔,向世人道出神子耶稣基督如何既是完全的神,也是完全的人。他来到世界为的就是拯救失丧的人,打破人与人、人与神之间的藩篱,宣告耶稣基督就是全人类都需要的救世主!

路加福音的作者应该就是路加。虽然路加的名字从未在书中出现,但不少明显的证据都指明作者就是路加。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可说是姊妹作,两书的文字和结构都显示出于同一位作者的手笔,而且都是写给同一位读者──提阿非罗。徒1:1说:“提阿非罗阿,我已经作了前书,论到耶稣开头所行所教训的。”若再看路1:1:“提阿非罗大人阿”,就知道这两卷书都是同一位作者。而作者在使徒行传中数度使用“我们”这个代名词(徒16:10-17;徒20:5-15;徒21:1-18;徒27:1-28:16),表明当这些经文所描述的事情发生时,作者是和保罗在一起的。在考虑所有可能的人选之后,保罗所亲爱的医生(西4:14)及同工(门24节)路加,成为这两卷书作者的最佳人选。而早期的基督教文献资料,例如主后180年左右的教父爱任纽,在他的着作中,也一致肯定路加就是这卷福音书的作者。

路加是圣经作者中唯一的外邦人,是个医生,受过良好的希腊文化教育。根据学者考证,他是叙利亚省安提阿教会的信徒,从保罗第二次宣教旅程开始,到保罗第一次在罗马坐监,他都陪伴在保罗身旁,是保罗忠心的同工和朋友。

马可福音是最早的一本福音书,大概成书于主后65至70年间,当中大部分内容仍根据彼得提供的史料和讲章,再经约翰马可编纂而成。马可是巴拿巴的表弟,曾参与巴拿巴和保罗的旅行传道,却中途离队返回耶路撒冷,此事曾引起保罗不满。然而,多年后马可再度起来服事,并与保罗、彼得同工。

马可福音的写作对象为罗马的外邦信徒。因为书中解释了犹太人之风俗习惯(可7:3-4;可14:12;可15:42-43)、又把亚兰语翻成希腊语(可3:17;可5:41;可7:11、34;可15:22、34),并有用希腊语音译的拉丁文术语(可5:9;可6:27、48;可12:15、42;可13:35;可15:16、39),以及特别列出十字架前罗马军官的自我陈述(可15:39)。

马可福音强调了主耶稣作为“神的儿子”所拥有的权柄,包括:医病、赶鬼、行神迹。以简洁而节奏明快的笔触记录了耶稣所作的事,尤其强调基督后期的工作,差不多花了三分之一的篇幅叙述耶稣往耶路撒冷,在那里受难并复活。这卷书也有不少关于作门徒的教导(可8:34-9:1;可9:35-10:31;可10:30、33-34、42-45;可13:8、11-13)。

马太福音、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合称为符类福音,因为无论在内容、用字、句子结构和段落编排上,都有很多相同和相似的地方,主要是记载主耶稣在巴勒斯坦北部加利利的工作。

马太福音虽然是新约的第一卷书,但并不是最早写成的作品。在这三卷符类福音书中,马可福音是最早写的,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则是在马可福音写成后的十年后才完成的,作者参考了马可福音的内容,然后再加以补充。

三卷符类福音的主题各有特色:

  • 马可福音:强调耶稣的受苦和作门徒的意义,目的是安慰在罗马受逼迫的教会。
  • 路加福音:强调耶稣是神的儿子,并且成就了神向世人所立的救恩,这卷书以外邦人为对象。
  • 马太福音:对象是犹太人的信徒群体,所以特别强调耶稣是旧约所预言的弥赛亚。

弥赛亚的希腊文翻译是“受膏者”,是君王的意思。在第一章的家谱中,作者首先指出耶稣是“亚伯拉罕的后裔,大卫的子孙”;而在整卷福音书里,则多次用“大卫的子孙”这个词,这是当时的人对弥赛亚的称呼,此称呼证明了耶稣就是犹太人所等候的弥赛亚,所以马太福音的主题是:耶稣是弥赛亚,是永恒的君王。

先知玛拉基的名字,有“我的使者”的意思。玛拉基书写于尼希米和以斯拉的时代。

被掳归回的馀民受哈该和撒迦利亚两位先知激励,在所罗巴伯的领导下,在主前516年完成了重建圣殿的工作。主前458年,祭司以斯拉和几千个犹太人又归回,犹太社团越加强大。当时以斯拉恢复圣殿中的崇拜、教导百姓遵行摩西律法,都受到波斯王亚达薛西一世的允许。13年后,亚达薛西又允许尼希米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城墙。尼希米任省长时曾励行改革──帮助贫穷人、吩咐百姓不与异族通婚,着他们守安息日,忠心奉行什一奉献和祭礼。

但是当主前433年,尼希米回去书珊侍奉波斯王,不在耶路撒冷城时,犹太百姓却陷入罪恶。没多久,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,发现祭司亵渎圣职、百姓与异族通婚、穷人受欺压、没人为圣殿捐献, 玛拉基就在这时蒙召,去指责这些恶行,呼吁百姓回转归向神。

玛拉基书中,很强调约的观念。此外,书中也经常出现神与人的辩论。

撒迦利亚这名字的意思,是“耶和华纪念”。

主前586年,南国灭亡,百姓被掳;主前539年,巴比伦被古列征服,波斯建立;主前538年,回故土建殿(见以斯拉记3章);主前520年,哈该书讲到激励百姓建圣殿,这里撒迦利亚书也宣告鼓励百姓的信息,让他们起来迎战困难,经历从神而来的复兴。

此卷的分段:1-6章是异象,谈鼓励安慰气馁失丧的人;7-14章是预言,谈将来救世主、弥赛亚的异象。

“哈该”这个名字是“节庆”的意思。他的晓谕主要是在六月初一的新月节和七月中的住棚节宣讲的。

哈该书的主题信息非常清晰:先知奉耶和华神的权柄,劝勉被掳回归的人要完成重建圣殿的工作,并重申应许的神最终要复兴大卫的苗裔,赐福他的子民。

该1:7-8,2:7-9是哈该书的钥节。

西番雅的意思,是“神藏匿”。西番雅书以相当精简锐利的笔触来宣告耶和华的日子将如何临近,到时不管是犹大人还是列国,不管是人类还是万物,都要受到审判。神子民惟一的指望,就是悔改寻求神。只有对神谦卑忠心的人,才能在审判中存活并在其后享受到神赐下的安乐。虽然西番雅书起头的内容很是绝望,充满了毁灭性的信息,但是在西番雅书的结束时,我们从诗歌化的文句中,感受到盼望和力量,也窥见了千禧年国度的来临。

圣经关于哈巴谷的记载,几乎比其他任何先知都少,甚至连他的父亲、支派或家乡都未提及。

哈巴谷的生平,除了哈1:1,3:1外,其他经卷未有记载。哈巴谷这个名字希伯来文的动词字根(habak),原意为“拥抱”或“热切的怀抱”,有亲切与亲密的意味。

第3章的祷文使用了几个音乐标记(哈3:1、3、9、13、19),是与利未人有关的礼仪(拉3:10;尼12:27),有人因此猜测他是在圣殿里担任音乐方面事奉的利未人,不过还没有证据证明有这种职务存在。

哈巴谷爱神,但他胆敢与神进行对话,面对面质疑神,质询神的作为是否公义。哈巴谷又当面呼吁神解释,他的作为为什么看来不符合圣约的要求。哈巴谷正是这样一个少有人敢为的先知。

哈巴谷书的主要目的,是宣告敬虔的人应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世上的罪恶。它又谈论到审判罪恶的神,他公义的本质。

本书的教训,用一个很特别的方式表达。先知用一连串的疑问,询问神在历史之中的作为。这些疑问所反映的,也许是先知本人的挣扎,也许是当时人所关心的问题。

那鸿书是十二小先知书之一,记载了外邦尼尼微陷落的预言。这一卷书显示了神通过审判外邦来拯救以色列民族,彰显他的公义。

那鸿书的作者是那鸿。“那鸿”的原意为“同情”或“安慰”。可能以色列民受亚述的危害太久了,所以他们需要安慰的信息。那鸿是一个热切的爱国者,当他看到自己的同胞长期在外敌的压迫下受苦时,他感到无限的愤慨。他有十分敏感的观察力,大自然的一切景象,在他的笔下都成为了神公义的彰显。

全卷三章,基本上可分为:第一章,论神审判施报的原则,宣告尼尼微终必被毁,犹大终必蒙保守;第二章,是尼尼微受审判的描述;第三章,交代尼尼微该受审判的原因及其结局。

弥迦书因先知弥迦而得名,弥迦这名字也可译作“米该亚”,意义是“谁像耶和华”。先知的家乡是摩利沙,在耶路撒冷西南方30-40公里。

弥迦在主前8世纪后半期,犹大王约坦、亚哈斯、希西家作王期间发出预言。

乌西雅王驾崩,是犹大国发展的分水岭。其子约坦作王期间,亚述人越加强大。亚兰和以色列都曾试图逼犹大联盟抵抗亚述。而从亚哈斯到希西家即位早期,犹大国还是透过每年纳贡来换取暂时的安宁。我们从耶26:18知道,是弥迦的事奉激励了希西家王领导犹大国作出重大改革。(王下18-20章)

虽然希西家推行了宗教上的改革,但也无助于更新社会。犹大举国对神的敬拜徒具仪式,又渗入外邦宗教文化。经济上,犹大农村社会急速都市化,富裕的投资者公然违抗摩西律法,收购小家庭的耕地,发展成庞大的佃户租种土地,严重打击穷人生计。本身出自农村社会的弥迦,就挺身捍卫受压迫的穷人,斥责那些自私自利的掠夺者。

与弥迦差不多同一时代宣讲的先知还有犹大国的以赛亚,在北国则有较早期的阿摩司和何西阿,那时代可说是充满了先知信息的时代,可惜无论是犹大还是以色列,都没有人理会神借先知所传递的信息,审判仍然临到神的选民当中。